退伍老榮民邴福,沒有家,沒有親人,大半輩子陪著他的,就是一群又一群的流浪狗,兩年多前他好不容易租地建了流浪狗收容場,最近租約到期,地主要求 他拆遷,憂心的邴福哭了,他說: 「我不忍心丟下這些狗啊!可是怎麼辦呢?」身體孱弱的他昨天更因暈倒送進急診室,今早一面吊著點滴還念念不忘:「我的狗兒沒人照顧……。」

和絕大多數的外省老兵一樣,邴福有過顛沛流離的前半生,他做過校工,在兵工廠開過車,但從50年前起,他就愛上一隻隻在街頭孤單無依的流浪狗,幾十年來他不斷收容流浪狗、照顧流浪狗,他是狗兒的爸爸、爺爺,狗兒也是他最親的親人。

10多年前邴福退休,一個人帶著一群流浪狗四處流浪,直到兩年前終於在北投山區租到一片四百坪的地,他用盡退休金和積蓄整地清理、建狗舍、蓋收容 場,為自己和兩百多隻流浪狗建了簡陋的家。炎熱的夏日裡,白髮蒼蒼的邴福,身上是一件全是破洞的汗衫,和一件洗到泛白的短褲,兩百多隻流浪狗圍在他身邊, 或撒嬌、或搗蛋。邴福眼裡泛起一陣溫柔,輕聲說,他早上四點就要起來洗地刷地,花四個小時裡裡外外清乾淨牠們的大小便,才不會有臭味;可是兩百多隻狗,隨 時都在拉,他每隔半小時還再掃一遍,傍晚再整個洗刷一遍,讓地板乾淨了、清爽了,狗兒才能好好睡。

孑然一身的邴福,有人勸過他放棄這些狗,送去安樂死;他搖頭:「我不忍心,一隻狗就是一條生命,是人類不要牠們,我怎麼可以再這樣對牠們……。」為 了這群流浪狗,邴福耗盡積蓄,他每個月只有1萬6000元的榮民撫恤金,要買40包18公斤重的狗飼料(世界聯合保護動物協會另贊助一百包);他得叫計程 車老遠
上山來帶著狗兒去看病,每個月的車錢加看診費就是三、五千元。邴福自己的生活更是清苦之至,他三餐只吃些泡麵和乾糧,沒幾套衣服可換,天熱的夜裡就坐在鐵皮屋頂乘涼,冬天的夜裡則推個小炭爐和狗兒們依偎取暖。

邴福說,生活再苦都不要緊,但最讓他傷心的,莫過於有許多飼主偷偷把不要的狗兒丟在他的收容場門口,老的、病的、死的、殘的和受傷的,全讓邴福收 拾。邴福上個月就在門前撿回一窩六隻新生的小狗,兩隻死了,四隻病了,死的兩隻,邴福得花上千餘元送去化製場;四隻病的住院住了一個月,好心的醫生只收他 三千元,但其中兩隻還是死了,剩下的兩隻跟著邴福回到收容場,依偎在老人懷裡,轉著骨碌碌的大眼睛,輕舔著邴福瘦骨嶙峋的手臂。

最近更大的問題又來了,狗場的土地租約到期,地主幾次要求邴福立刻拆遷,9月底前如不搬走,就要找人來硬拆趕他走。邴福急哭了,他四處找地,要為狗 兒重建新家,好不容易在山上重新找到一片兩百坪的土地,全是荒煙蔓草,邴福找人估價一算,包括整地、建屋、接水電,再加上租金和押金,至少要90萬元。

憂心忡忡的邴福,這陣子急壞了,他向部分保育團體求助,得到的答案都是「我們也沒錢」,昨天上午他多年中耳神經失調的暈眩宿疾(平時他每周要打三次點滴)又發作,叫救護車送到醫院,躺在急診室的床上,他還在哭:「我的狗要有人照顧啊……。」

而現在的邴福爺爺搬到了淡水,同樣的經濟困頓,所以昱晴查了一下網路資料,邴福爺爺的電話已經故障停用了,但昱晴打了電話確認,想要幫助邴福爺爺的方法有以下!

邴福爺爺常訂購狗糧的店家02-2247-4090,2943-6611 15KG飼料:400/包 牛肉罐頭385g/一箱400(多少都可以送!)

如果各位想要捐款,捐助款項可劃撥至郵局,局號0002046,帳戶009730-0,戶名:邴福

購買飼料送達福伯淡水收容所:淡水鎮安子內1號 經過緣道觀音寺門口直走約100公尺,第一個右邊右轉往下走, 看到路邊有一道綠色鐵皮圍牆即是!



me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