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這樣子就快要結束的一天.

每天依照正常作息,現在正是我面對著電腦發呆的時候.

當無聊時刻來到,我心裡總會跑出一種聲音歲歲念著.「為什麼我的人生就不能稍稍的來個刺激或是什麼特別一點奇遇之類,隨然大家都說平平安安過一生就是福,可是我不那樣想阿......要是我這一生就平平淡淡的過完,我到時候一定會後悔的,我還真是希望要是那天來個奇蹟之類的事情發生在我頭上,就算是讓我少活幾年.我想那也是值得的...可是...」

正在做著白日夢的我,被一陣很急很吵很可惡的門鈴拉回現實,會用這種按法按門鈴的,只有一個人做的出來.那就是我的老朋友~莫林

家裡的門鈴已經被他摧殘了至少有五次了,那個修門鈴的阿伯,每次來都會用著很奇怪的眼神看著這家的主人~不要懷疑那就是我啦!但每次的兇手都不是我,而是我那老朋友幹的好事,只是好死不死的那個阿伯來修時都只有我在家,很無辜我就這樣理所當然的被認做為兇手,還要心疼的附修門鈴的錢,真是倒楣到極點.不過那五次是因為我睡死了,門鈴才會被他那樣摧殘到掛掉我還沒有醒來,他就活活的被關在門外關了三整個下午,和兩個大半夜.誰叫他自己不帶鑰匙的,也不能怪我難叫吧.

至於為什麼要說他是我的''老朋友'',這當然是有由來的......

話說到二十個年前,在平靜的醫院裡誕生了兩個小寶寶,一個是我,另外一個就是他.就這樣我們的雙親因為我們而變成了好朋友,原本就是鄰居的兩家人,從此就結下深深的不解之緣,其實我想是我上輩子投胎前造了孽吧...從生下來那一刻,我們兩個人的生活就幾乎形影不離,這也不是我想要的,只怪小時後沒有做主的能力,完全都是那些喜歡做主的大人幹的好事.連到了大學也沒有意外.

就這樣,我們很''有緣''的,一起上了同一所國小,同一所國中,連高中還一起考上了同一所,不過直得慶幸的是我們大學沒有再重蹈覆轍,只是我還是要和他生活在一起,這分明就造過孽.不然是什麼,還有我們居然連育嬰房都是同一間同一個護士照顧的,搞什麼丫,真是不知道我上輩子是幹了什麼天大的好事,現在還可以投胎做人.

這樣子如果還稱不上是老朋友,那還有什麼比的過我們兩個.

至於現在會住在一起,也是那些愛搞的鬼的大人們.

自己住,從小對我而言就是個夢想,現在正好考上了台北的學校,所以當然是沒有辦法住在遠遠的家裡.

那天和我媽提起這關於自己住的事情時,他居然想也沒有想的就回答了我

「自己一個人住不好啦,你又是那種不怎麼會照顧自己的女生,而且再怎麼說女生自己一個人也不安全,要有個人陪比較好.......」

說到這裡,我心裡不好的預感又出現了,什麼不會照顧自己,好歹我也知道煮泡麵或是炒蛋炒飯之類的,有錢就不會餓死吧,衣服有洗衣機就可以了啦,還有什麼不會照顧自己的…正想盡一切辦法要反駁的我,卻聽到我老娘冒出了我最不想聽的話.

「還是要兩個人住比較好,不管怎麼樣都能有個照應,這你當然不用擔心找不到人.我已經和隔壁的莫媽媽他們說好了,反正你們上的也都是在台北的大學,妳和他住我就放一百個心了,還可以一起讀書互相勉勵,不是一舉數得,妳說是不是,我的乖女兒.」

頓時..我有種晴天霹靂的感覺,還有一股想要拿菜刀把我媽剁成八塊或是直接打電話到精神病院的衝動.

喂...我的娘丫,妳怎麼可以又這樣子擅作主張阿!!他是男生我是女生耶,哪有這種娘把自己的女兒這樣隨便答應和男人住...等等要是他把我吃掉或是出了什麼事情...而且他說不定也不會想要和我住之類的.我沒好氣的把我想到的都說出來反駁.

「那個小孩很乖的,妳娘我相信他,而且我也問過他的意見了.他說可以幫上陳媽媽的他一定幫,反正要是真的生米煮成熟飯那結婚就是了,妳老媽和老爸我們可是急著抱孫ㄟ,他那麼帥,人又有禮貌又很乖,反正大家都很熟,我不會反對的啦,我可是寧願抱他的也不要抱外面哪些不認識的男人的種ㄌㄟ.還有妳不要欺負他才對...什麼他把你吃掉!」

&*※#聽完我娘這樣說,我...完全不知道要用什麼樣的方式去辯解,天煞的,我老娘居然會這麼新潮,真是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心裡也一邊歲歲念著:「死莫林看我怎麼修理你」.

在我還想要辯解什麼時,我媽搬出了最後絕招

「那既然你那麼不想和他住,那我和你老爸就兩個辛苦點輪流去陪你好了.」

好樣的,就這一句,把我賭的完全啞口無言.

這就是我和莫林,那位老朋友會住在一起的原因了.

為了不讓門鈴再一次遭摧殘外加損失荷包,我立刻起身走去幫他開了門.

 

                                                                *可憐的門鈴我都有為你們哀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li 的頭像
meli

☆晴小姐在西班牙獨家報導☆

me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