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級餐廳果真就是不一樣,光是主餐前的附餐就足足把我這個近乎於無底洞的人填的八分滿.


隨著桌上的食物漸漸減少,我的思考能力也緩慢了下來.


「妳怎麼一吃飽就這樣神情恍惚.很醜ㄟ………」


「吼…你管那麼多幹麻.這又不是第一次了.你難道還沒有習慣?」


「可是今天的餐廳比較高級,裝一下淑女不行嗎.」


「什麼話……裝一下淑女,我本來就是了幹麻還要裝.」


這時,莫林突然安靜了下來,沒有繼續接我的話.


那一刻,想像力過於豐富的我打從心裡的嚇到了…難不成他真的要和我求婚???可是我還沒有準備好呀!!


莫林和我對看了五秒鍾後,從外套口袋拿出了一個包裝的很精緻的中型盒子,上面還繫著一個紫色的蝴蝶結.


「哇賽…該不會真的是個特大戒指吧.不過依照盒子的大小可能會大的有點離譜.」心裡幻想著.


我猜我自己這時的表情一定很ㄍㄧㄥ.明明興份的要死卻還裝正經.


「你沒事吧…怎麼表情怪怪的!!」莫林笑著問我.


「怎會.我沒有怪吧.是你眼花想睡覺看錯了.」


「恩,這個是給妳的.我找了好久.應該很適合才對.」


他把盒子放到我手旁..


「送給我的,你沒有搞錯吧.我看你是真的發燒了.」

說著邊伸手去摸他的額頭.


「天阿…我的莫小媽,為什麼重要的日子妳沒有一次會記得.」


今天是重要的日子,那也就是說他不是要和我求婚,突然鬆了好大一口氣.


「今天是重要的日子…我想想…今天…今天好像是我生日喔!哈……我想起來了.原來今天是我的生日,難怪我的眼皮一直跳.不過應該說是我們的生日才對.」


我這個人就是這樣子,重要的日子沒有記得幾個,尤其是生日.少數幾個朋友的還馬馬虎虎記的起來大概的日子,但自己的幾乎沒有一次記得有要「過生日」這回事.好像都是因為朋友記得我才想起的.講起來是有點離譜.大概我有生日恐懼正之類的毛病吧.每次到了生日就代表又要老一歲,不要過生日說不定還可以騙騙自己沒有老的那麼快.





「真的不是普通的笨.連自己的生日都可以不記得.」


「我又不是故意的.誰知道時間過的這麼快,一下子又老一歲.」


「不過話說回去.妳剛剛看到我拿禮物時候的臉怎麼可以紅的和猴子屁股一樣.你該不會以為我是要和妳求婚之類的吧.」


「我哪有臉紅.明明就是白的.」心虛的我狡辯著.


「你又沒有照鏡子當然沒有看到.你剛臉紅的程度,大概只有瞎子看不來.」


「什麼話,什麼叫只有瞎子才看不出來,很爛的比喻ㄟ.再說誰說會嫁給你了.就算你和我求婚我也不會答應阿,少臭美了你.」


「好了啦!不鬧你了.快拆我的禮物吧.」


「先聲明毆.我可沒有準備東西送你.在我拆開前,你還有機會反悔把禮物收回去.」


「我又不是那麼小氣的人,反正妳也從來沒有記得過.不差這一次.」


怎麼被他說完變成好像我才是小氣鬼.


我小心翼翼的拆著,首先拿下了那個蝴蝶結,再把小盒子外面的那一層包裝撕掉.說真的,那個包裝實在是太漂亮,害我拆的有夠捨不得.


接著我打開了盒蓋...在那個禮物上還蓋著一層白色的紙.


在拿開了紙前,我就知道莫林絕對不會送什麼太高級的東西…


那禮物可想而知絕不是我想要的特大鑽戒,當然也不是什麼我期待的東西.


它…居然是一套大紅色半透明外加豹紋斑點的內衣和丁字內褲.


而在我拆開禮物的同時,剛剛來的很是時候的那個服務生卻很巧的又走了過來.只是這次……時候好像不大對.


「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喜歡.我可是找了好久才找到的.」


「你送我這個幹麻,要我穿給誰看阿.沒想到你還為了這個東西,找了很久,剛剛拆之前,我還以為是什麼了不起的東西呢.」


「拜託妳想一想好不好,你以為妳那個34D .28. 38的size很好找嗎!」


「真是怪了.你是偷我的內衣內褲毆.不然你怎麼會研究的那麼清楚.」


「誰要偷你的內衣內褲阿.是不知道誰都很懶得洗,不然就是洗好了也不拿出去曬,就順手的丟在洗澡間的.要是沒有我幫她,她早就沒有東西可以穿了.」


「我…我…我那是因為太累所才忘記的阿.也只有那一兩次.而且我也不是故意的.可是你幹麻偷看我的size.」


這時候…一臉尷尬的服務生站在一旁,我猜他一定不知道自己是該笑還是該裝正經的問我們要什麼甜點.也真是難為他了.而他就呆呆的站在那不知所措看著我們吵著.


最後,他好不容易找到機會.在我們同時安靜下來的那一秒,問了我們想要的甜點.


我和莫林也沒有在吵下去.不過我打算等到家在好好修理他.


當甜點上桌時,由於我的能力實在已經到達極限,只好在極度不甘願下,看著莫林把我最愛的抹茶蛋糕一口一口幹掉.


心裡真是有一種說不出的……X.早知道剛剛就不要吃那麼多附餐才對.


結束了甜點後,我們也結束了這以鬧劇收場的生日晚餐.


回想起來,這麼多年以來我還是頭一次和莫林兩個人單獨的一起過,這應該會是一個很難忘的回憶吧,畢竟那種禮物敢送的人只有他一個.


走出餐廳,我的手機響了,原來是我的好姊妹們在錢櫃訂了包廂要幫我慶生,真是沒有想到還有別的人記得我的生日.雖然知道莫林一定不會和我去,但基於禮貌之下我還是順口問了,畢竟今天也是他的生日,還吃了他一頓,好歹也表達一下我的心意才是.


不過換來的答案卻是早料到的.


最後,莫林把我送到了和朋友約的地方,就先行離開,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我的心理卻出現了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也說不上是奇怪,但就是怎麼樣都不對勁.


好像意味著有什麼事情將要發生.




                                    *不知為什麼我開始期待下一個屬於我們兩人的日子來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li 的頭像
meli

☆晴小姐在西班牙獨家報導☆

me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