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過了,地球並沒有因為我又老了一歲而改變它運轉的方式.日子還是一樣的過.


帶著昨晚的疲憊,我努力的想從被窩裡爬出,到廁所用冷水讓自己清醒點.


好不容易清醒過來,才不小心發現快要遲到了,我像和自己打仗一樣.急急忙忙的準備出門.


臨走前看到門上面貼了一張莫林留的紙條,上面寫著


「早餐在微波爐裡,熱一熱比較好吃,不要忘記了.」


其實我也喜歡吃熱的早餐,可是誰叫我起的太晚,只好拿著冷冷的早餐在我的小奔上邊趕邊吃.不過我實在不建議這種吃法.一路上下來,我的早餐裡也多了不少胡椒粉之類的調味料.但要不這麼吃,早餐就會變成我的中飯,不然就是直接進垃圾桶.


一路上沒有意外的讓我安全抵達學校,趕在那怪教授之前進教室,還不是看在我瀕臨被當邊緣.他的課我根本不想出現,誰叫他的催眠功力有種讓人擋不住的誘惑,說不定和那個馬丁大師可以較量一下.每到他的課,就是我和周先生約會的時候.


下課前的五分鐘,我睡飽了.起來很夠意思的裝了一下認真,不時和教授點個頭表示同意.讓他感動一下還有人在聽他說古,不過我的心理卻是想著中午的午飯要吃什麼.


下課鍾響.我美好的午餐時間也到來.


和筱尤討論後決定去吃麥當勞.雖然我並不喜歡那裡的食物,要不是現在推出兒童餐的玩具我正在收集.大概一年會去個一次就不錯了.


筱尤~是我的好朋友,雖然沒有莫林老,但卻也很知心.


邊走邊和筱尤聊著昨天莫林送我的生日禮物和高級餐廳的事情.


正聊的高興時,從不遠處聽到有人叫我的名字,轉過去一看,原來正是莫林.


「你怎麼這時候出現在這裡.翹課毆!!」


「我又不是妳,我朋友住這,我是載她回來拿東西的.」


「一定是新把到的妹妹,不然還有別人叫的動你那實在是太神奇了.」


莫林沒有接話,只是看著我笑了笑.


這笑容是我從沒見過的.


好像正符合了我昨天看著他背影所產生的不安.


才說完,他的朋友正好下樓來...


是個很可愛的女孩,長頭髮,有著大大的眼睛,算是個標準小美女.


「陳沁雪.妳在不過來我不等你了.」


筱尤不耐煩的叫著我.


沒有說再見的我,轉過頭去和莫林揮了個手,往筱尤那走去.


在到麥當勞的路上,一共不過有五個路口.我卻有三次差點被車撞.還好有走在我旁邊的筱尤即時拉住我.不然我大概早已經血肉糢糊的被輾過好幾次.


「ㄟ.陳沁雪小姐妳在幹什麼.想死也不是這種方法吧.我看你死之前我就先被你嚇死了才是.」


神情恍惚的我,回過神來.


「阿!!我有差點被撞到嗎.我怎麼不知道.」


如果現在角色換一下,變成我是筱尤的話,我一定當場一巴掌往自己的臉上飛過去.


「妳到底是怎麼了.從妳剛剛看到莫林後,就變得很奇怪.」


「恩.是你想太多了.我正常的很」


「最好是我想太多.妳要是等等不看好車,我就不理妳了.」


接下來的時間裡.我根本沒有心在聽筱尤在說什麼,心理不斷的想著那個我從未見過的笑容.


終於撐完下午的課,本來和人約好要去看電影,但實在沒心情,就隨便找了個理由先回家了.


一到家,立刻放了熱水想好好泡個澡,試著把我這一整天的思緒也好好整理一下.


「陳小姐,妳洗快一點啦.我也要洗.」


不知道什麼時候到家的莫林在廁所門口鬼叫著.


「廁所又不是你一個人的,我多用一下你又不會死.」


過了十分鐘左右我走出了洗澡間,順便給了他一個大白眼.


「我的大小姐.又是誰惹妳了.火氣那麼大.還一個大便臉,妳那個來毆.」


「來你的頭啦.囉唆什麼,還不滾去洗澡.」


其實我根本沒有理由對他發脾氣,突然間我覺得自己和一個三歲小朋友一樣幼稚.


正在洗澡的莫林開口問了我幾句話.


「雪,妳覺得今天那個女孩子怎麼樣.」


「哪個…你載他回家拿東西的那個毆.」


「廢話..不然你還有看到哪個和我在一起的阿.真是笨死了.」


「長的很可愛,你要追她?.」


「基本上可以這樣說,不過我沒有把握追的到,而且追她的人一大票,說不定在一起沒兩天就被人家搶走了.」


「你什麼時候變的那麼沒自信.你的字典裡不是只有【甩人】而沒有【被甩】這個詞嗎?」


「這次不一樣啦.因為我覺得他很特別...」


在他這句話之後,我根本沒有專心聽下去.


我的心彷彿像被人用力的踹了一下.


這一刻我才發現原來莫林在我心中的地位,早已不是我想像中的那樣簡單.


以前也常常聽他說著他的愛情故事,但這次卻給我特別怪的感覺.


「ㄟ.妳死啦.幹麻不回答我的問題.」


「我死了你會高興毆.那我去死好了.」


「我看妳今天真的是吃炸藥,幹麻這麼兇.不爽我給妳出氣就是了.你可別去死,妳了我不知道要去哪找第二個莫小媽.」


這種對話的方式是在我和他之間,我戒不掉的壞習慣.


莫林總是讓著我,就算我無理取鬧.他從沒發過脾氣,還想盡辦法鬥我開心.


記憶中他唯一生過一次氣,卻是因為我...


高中那時候我交了第一個男朋友.他是我學長.


莫林並沒有因此而遠離我,反而在我和學長吵架的時候他一定第一個出現在我身旁,常常靠著他的肩膀哭,把所有的委屈都說給他聽.哭累了.在他肩上睡著.醒來時總是看他笑著罵我愛哭鬼.不過還好有他.我的心情總是恢復的很快.


這種感覺很奇妙.真的很奇妙.


不久後,學長上了大學,交了新的女朋友而把我忘的一乾二淨.


那些日子我過的很墮落.心還在跳著,只是失去了一種感覺的能力.


莫林陪著我.直到他看不下去,把我大罵了一噸.


「陳沁雪,妳這是在幹什麼.妳以為這樣裝可憐他就會回到妳身邊了嗎,妳難道不知道這樣傷到的不只是妳自己.我看了心也在痛,妳不要在任性下去了,以前那個愛笑愛和我吵架的妳怎麼可以說走就走,把我一個人丟下!」


當時他說了很多,但我沒有完全記住,這麼多年來我卻深深記得他對我生氣的那一次.





原來我只不過是他的莫小媽…心理不斷的重複這句他剛剛說的話.


莫林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就站在我後面,突然從我後腦袋用力的打了下去.


「王八蛋,幹麻隨便打人.已經夠笨了在這樣被你打下去會變白癡的啦.」


「哈…不會變白痴的啦!因為你本來就是了.那我下次換個地方行吧,不要生氣啦.氣生太多會變老會長皺紋.晚上我弄義大利麵來給妳吃,要不要?」


這招對我很有效,當我一生氣他就跑去煮我愛吃的,氣自然而然的不了了之.


「恩…那快滾去弄吧.我餓了.」


「哇賽.這小姐怎那麼沒有禮貌.人家幫他弄吃的還要用滾的,以後誰娶到你,不後悔一輩子才怪.」


「真是怪了,我又沒有說我要嫁,大不了自己一個人過一輩子,不用你幫我操這個心」


「哈!明明就是嫁不出去.幹麻還安慰自己不想結婚.」


「莫先生!!你要是帶種的話就給我立刻滾過來.」


「我要是現在滾過去等等被你這母老虎吃掉就糟了,我還是乖乖的去煮晚飯比較好」


說完.就看見他三步併兩步的跑去廚房裝忙,以免被我碎屍萬段.


                                               

                                            *是你改變了微笑的方式,還是~是我改變了對你的感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li 的頭像
meli

☆晴小姐在西班牙獨家報導☆

me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